當前位置:首頁
> 新聞資訊 > 奮斗者之聲
視力保護:
【榜樣的力量】以夢為馬勤做韁
日期:2019-10-30 訪問次數: 字號:[ ]
 

  牛彥博,一名普通的地質工程師,從業6年,一直用行動踐行著對工作的熱愛,詮釋著電力勘測人的初心和使命。甘于奉獻是他的盾牌,無懼艱難是他的長矛。最艱苦的工程歷練了他的品性,更讓他將能吃苦、勇擔當的精神寫進了名字。正是憑借著對每一個工程認真負責的態度、精益求精的追求,他獲得了2018年西南電力設計院“勞動模范”的榮譽稱號。

  高起點,1100米迎首戰

  20147月,牛彥博擔任林芝~魯朗輸電線路工程的負責人,這是他首次以工程負責人的身份參與到輸電線路工程中。該項目位于西藏林芝地區,平均海拔30004500米,最大高差達1100米,地質災害頻發,灌木荊棘叢生,而可利用的資料僅有一張五萬分之一的地形圖。這對于輸電線路工程幾乎“零經驗”的他,無疑是一次巨大的挑戰。

  凌晨5點半起床出發,漆黑一片,直到到達山腳出發點時天邊才蒙蒙有了一點亮光。這天所選塔位在公路的對岸,工程隊需先下到高差300米的溝底,再爬上高差近500米的山頂。而此時的色季拉山早已被皚皚白雪覆蓋,經過近3小時的攀爬,終于抵達預排塔位點,卻因小比例尺地形圖帶來的地形嚴重失真,致使預排方案實效,之前所做的一切都需重新來過。反復踏勘、規劃路徑,在成功完成新的選線方案時已近天黑,到達溝底已是傍晚7點多。此時精疲力盡、饑寒交迫的他,還要翻越近300米的高差才能返回公路。此時天已完全黑透,牛彥博只能靠著工程車的大燈和鳴笛指引方向,手腳并用“爬”了近4小時,才完成最后300米的路程。回到駐地已過午夜,一口匆匆的泡面給一天的工作畫上了句號。

  這樣的故事在未來的四個月里屢見不鮮,短短30千米的線路工程中,他所面對的不僅僅是技術上的難題,更是身體與毅力的挑戰。被苫蒙荊、餐風茹雪,最終他戰勝了苦難更戰勝了自己,圓滿完成了勘測任務。有同事開玩笑說他起點高,這個“高”不僅僅是高海拔、大高差,更是牛彥博在艱苦環境中仍對工作葆有的高度的責任感與敬畏心。


 
  攀天塹,秦嶺之巔筑巨龍

  2018年初,青海—河南±800千伏特高壓直流線路工程正式啟動,西南院所中標段全部位于秦嶺山脈。“蜀道難,難于上青天”,作為中國南北分水嶺,秦嶺自古以來就是天塹的代名詞。作為該項目巖土專業工程負責人,牛彥博無暇領略“屏峙青山翠色新,晴嵐一帶橫斜曛”的自然風光,首先需要他解決的是地形陡峭、地層巖性差、地質構造復雜、地質災害頻發等一系類工程難題,同時還要攻克山勢險峻、天寒地凍、滿目荊棘、毒蟲出沒的惡劣作業環境。

  如何在一條條地形坡度近50度的“刀背狀”山脊上選擇出適合的塔位,是擺在牛彥博面前的最大難題。除了實踐,別無他法。惡劣的外部作業環境以及復雜的工程地質條件,并沒有影響他對工作的熱情,也絲毫沒有降低他對質量的要求,正是憑著心中那股強烈的責任意識與擔當精神,利用一次次深入現場踏勘調查,輔以地質遙感解譯,圈畫出可能適合立塔以及不能立塔的區域,并與電氣、結構等多專業通力合作,制定多種路徑預案,最終推動了工程的順利進行。歷時6個月,從初步設計至施工圖步步推進,終于攻克蜀道天塹,在巍峨的秦嶺之巔筑起一條鋼鐵長龍。

  無人區,毅力以磨平高山

  “你們的帳篷還能擠得下人嗎?”牛彥博在睡意朦朧中突然被吵醒,以為天亮要出工了,虛眼看看手機,才凌晨4點半,回過神來仔細一聽才知是同伴的帳篷被雨澆了個通透,實在潮濕陰冷,無法入眠。聽到消息,趕緊招呼同伴進入帳篷,并抖擻著精神查看了自己的這頂,好險,雖半邊帳篷已被積水壓塌,卻還能勉強支撐。原本容納倆人已顯擁擠的帳篷,并排擠著仨人,基本沒有翻身的空間,地上凹凸不平的石頭頂著腰、膈著腿也只好將就,就這樣半夢半醒地熬到了天亮,開始新一天的踏勘工作。這是他進入白鶴灘—江蘇±800千伏特高壓直流輸電線路工程(無人區段)攻堅之旅的第一夜。

  201810月,剛從秦嶺之役退下不足一周,牛彥博便又加入到“無人區”的攻堅之戰中。在海拔3000米的大涼山山頂,沒有房屋搭帳篷,沒有生活用水喝溪水,風餐露宿,櫛風沐雨。但牛彥博沒有喊過一聲苦,怨過一聲累,因為他認為這是自己的使命與擔當,也是自己的責任與堅守,作為一名青年勘測人,就應當用自己的實際行動去踐行初心與使命,去詮釋尚儉樸、耐勞苦、勤事業、愛國家的精神。


 

  使命引領未來,使命呼喚擔當。欲事立,須是心立,初心不改,使命不渝,牛彥博的心中始終堅守著一顆希望的種子,他希望用自己的行動為中國的電力事業添磚加瓦,用自己對專業的執著為中國的電力事業點亮盞盞燈火。

  老牛亦解韶光貴,不待揚鞭自奮蹄。如今是2019年10月,牛彥博正奮戰在白鶴灘的戰場上。


打印】 【關閉



     
台湾妹娱乐_三级剧情片_韩国三级电影_无码爱爱色_大香蕉网在线直播_奇米色影院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